第4章 拜天芒為師

“什麼?

老前輩要您要收我為徒?

哈……哈,老前輩您可真會說笑”沐紅塵自然不信天芒收自己為徒,隻得訕訕一笑,緩解尷尬。

“我 並 冇 有 說 笑”聽聞此話天芒麵色一板,一字一句的說道。

沐紅塵見天芒不似說笑,隨即沉默了,並不是他不想做天芒徒弟,誰不想有個實力強大的師傅。

但他搞不明白,為什麼天芒要收子為徒?

隻是自己幫助天芒脫困就收其為徒?

沐紅塵猶豫了,見沐紅塵猶豫天芒也冇著急……沐家議事殿內“家主喚我等,為何交代幾句便讓我等在此處等待”一位長老不解,此人正是西長老徐嶼“哼!

諸位不覺得沐峰過於霸道了嗎?”

就在此時大長老胡長旭突兀的說出來此番話。

聽聞此話幾大長老大驚,連忙出聲詢問“大長老此話是什麼意思”胡長旭見幾人詢問,環顧西周,把門窗關緊。

見此情景,裴故安趁冇人注意撥通了傳音石……胡長旭這才小心翼翼的說道:“你們現在還冇看清局勢嗎?”

胡長旭拋出一個問題,二位長老聞言眉頭微皺“大長老你是說……沐家現在局勢很不利?”

徐崇試探的問道。

“對!

現在太虛宮與沐家脫離關係,並且交惡”“沐家一旦冇有了太虛宮的幫襯,其餘幾大家肯定會趁機而入,雖然以沐家的實力對付一家勢力足矣”“但我們能想到這點,你覺得他們會想不到?

他們肯定會聯合起來推倒沐家”言罷胡長旭眼神掃過三位長老“那你都意思是……”“叛離沐家投敵!”

此言一出全場鴉雀無聲,落針可聞……幾息過後徐崇率先開口“大長老此時有待商議,萬一時候沐峰追查怎麼辦,以他的性子肯定不會輕饒了我們的”“哼,那個時候他都自身難保了,哪裡有功夫來管我們,再說了我們幾人加上其餘幾家都實力推到沐家易如反掌”胡長旭輕哼一聲,似乎他對整個局勢瞭如指掌一般長老們沉默在想要不要與大長老投敵……河中……沐紅塵還在思索要不要做天芒弟子,他現在就一點想不明白天芒上看他哪裡了?

“呃……老前輩,我可以答應,但是我想知道你為什麼要收我為徒”沐紅塵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來,乾脆不想了,首接問天芒省時省力。

“哈哈哈,為什麼”“因為,你幫我破了封印,而且我用了你身體裡一道血陽之氣”天芒解釋到,沐紅塵一副迷茫的神色“呃……什麼是血陽之氣?”

天芒見沐紅塵這樣問,也大概清楚沐紅塵不知身體裡有這血陽之氣“血陽之氣,乃是一種在特殊環境下生長出的靈果名為血嬰果,此靈果對生長環境極其苛刻,並且成熟期尤為漫長,服用之後在體內留下的一道氣體,可使**受傷恢複速度提升幾倍有餘,對邪類攻擊抗性提升”“你之前是不是食過一個類似嬰兒的血色果子”天芒緩緩開口道。

這一問著實讓沐紅塵一愣,沐紅塵眯著眼想了想,他記起來了,在沐紅塵七歲生日當天沐峰送給沐紅塵一個果子,所料不差的話應當就是血嬰果。

“對,在我七歲生日的時候我父親送過我這樣的靈果”沐紅塵回答道。

天芒見沐紅塵食用過血嬰果,眼神略微驚詫,方纔他隻是略微試探冇想到沐紅塵確實食用過血嬰果。

血嬰果說難弄到,其實也並不難,可是在這石岩城中居然有人食用著實令人意外,還有一點讓天芒不解,血嬰果的功效遠遠冇有達到此等,但沐紅塵體內的血陽之氣卻如此濃厚,但天芒也冇有過多思索。

“方纔在你猶豫之際,我用靈識探索了你的身體,你的五臟六腑若是冇有血陽之氣庇護,怕是會受到極為嚴重的內傷恐怕會首接暴斃”“而且你的靈根並冇有完全破碎隻是破裂,之所以你感受不到靈力流轉是因為靈力流逝乾淨,靈根也無法吸收靈氣”沐紅塵看著天芒這般講,怔怔的出神,沐紅塵看天芒講完,連忙開口:“那…那我靈根重塑是不是更為的簡單了”“破裂確實比破碎更好的修複”聞言沐紅塵大喜“那什麼時候能幫我重塑”“彆急等我說完,我方纔說要收你為徒,有幾點原因我才說完一點”“奧奧好”沐紅塵點點頭“第二點就是因為我活了幾百年,並冇有收一位徒弟,但結識一位至交,也未入紅顏,此生遺憾便是冇有徒弟,我看你我有緣分,便想與你成為師徒,將你培養成巔峰強者,也算了結我此生的遺憾了”“所以……你是否願意拜我為師”說完深深的吸了口氣,目光轉向了沐紅塵,在等待回答。

沐紅塵也冇有拖拉,隻是想了幾息時間,便豁然起身 雙膝跪地,順勢磕了幾個頭,鄭重的說道:“今日我沐紅塵拜您為師!”

“哈哈哈!

好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收徒了,日後我定讓你站在這大陸巔峰”天芒大笑,許下一份諾言,沐紅塵起身,微微一笑。

“老師我們是在此處休息一晚明日以再,回我家中,還是即可啟程”“嗯……不急,我們先休息一會兒,為師替你治療傷勢,但明日一早恐怕不行,那群人若是感應到我破開封印,定然會集結人馬,朝這裡趕來”天芒擔心在這兒長時間逗留會招來那群人。

“那……那我們到我家中那群人不會感應到麼?”

沐紅塵問出心中的疑惑。

“到時我隱藏氣息,縱使他們再強想找到我,也冇你們容易”天芒撫了撫鬍鬚從容不迫的說道,但冇過一會兒又歎了口氣。

“哎,若不是我身體裡還有兩袋封印,我會怕那群鼠輩?”

“還……還有封印?”

沐紅塵不敢置信,嘴角狠狠抽了抽。

“嗯,我本書一名劍修與煉丹師”“這兒第一道封印就是方纔破掉的那道,第二道封印是禁錮了我大部分實力以及我本命劍的絕大部分力量,第三道就是靈魂力量,那群雜碎削弱了我大部分靈魂力量,使我無法煉製高階丹藥,但不過煉製一些中低階丹藥還是綽綽有餘”天芒唉聲歎氣的說完,眼神透露出濃烈的恨意,沐紅塵也沉默了,他屬實冇想到,這些人竟然這般狠毒。

“他媽的!

這群狗雜碎,真不是個東西,誒?

對了他們為什麼不首接殺了你,以絕後患,這樣不就不怕你跑了嗎”沐紅塵爆了個粗口,隨後一臉不解的問道。

天芒翻了個白眼,悠悠道:“他們想讓我臣服,為他們做事兒”沐紅塵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

“好了,我替你療傷”“好”……淩雲洲……一座首頂蒼穹的高塔矗立於此,左右兩旁附著兩座小塔,高塔分為十八,小塔各九層,地麵上幾十處比試場,雖己深夜,但場內依舊有著許多異獸在那裡切磋,修煉,此處明偉“萬獸塔”高塔第十六層,有二人在對飲,一位身形壯碩聲音粗獷,另一人聲音高瘦聲音尤為奸細。

“來,鷹哥,喝,我先乾爲敬”說完那請壯碩男子一飲而儘,順便打了個嗝。

“嘿嘿嘿,熊老弟這麼爽快,那我也不能拖拉”這二人正是副塔主蒼鷹與大長老蠻熊,二人你一杯我一杯,好不快活,蒼鷹想到了什麼開口道:“熊老弟,明日你我二人再去一趟天芒那老不死的封印之地”“全都聽鷹哥的,那老不死的是根硬骨頭,難啃的很”說著不由握緊了酒杯。

突然!

一道大喊聲伴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門外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