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

翌日,葉淮一,他將精心挑選的葉子浸泡在水中,心中默默祈禱著:“葉子啊葉子,你們可一定要乖乖的。”

經過四日的浸泡,葉子表麵已經柔軟,他小心翼翼地拿起工具,開始颳去多餘的泡軟葉子,露出葉子經脈,每一個動作都輕柔得彷彿在嗬護最珍貴的寶貝。

一切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不知不覺間到了月上枝頭時,葉淮一已將所有的葉脈刷好,露出了經脈的葉子還要經過三天地曬乾。

“不愧是我啊。動手能力絕了!”葉淮一得意地哼著小歌,悠哉悠哉把葉脈平鋪在案板上,再全部般到院裡。

做完了這一切,纔回到屋內躺下是,點開麵板看到季知節1%的好感,瞬間頭痛。

“這個狗皇帝,好感度真難漲,這的乾道何年何月啊。”葉淮一瘋狂搜尋,回憶著玩遊戲時,有什麼漲好感的東西。

左思右想後,都不成,玩遊戲時是妃子,怎麼送禮物都行,現在的自己就是一個小小的宮女,連皇帝麵都見不著,更彆提送禮了。

夜晚突然如同被撕開了一道口子,傾盆大雨瓢潑而下。葉淮一的心猛地一沉,雙眼透出驚恐,心急如焚地喊道:“不是吧!下雨了!”

他飛一般地衝了出去,想要保護那些葉子,可大雨傾盆,遮擋住月光,葉淮一在黑夜中全然看不清院中的景象。

葉淮一心一橫,衝入雨中撈回一些葉脈,他還是晚了一步,一部分葉子已經被毀壞了。

“靠!天要亡我,”現在距離皇帝生辰的日子隻剩下不到半月。

“怎麼辦,重新泡已經來不及了。”葉淮一慌了,後悔得不行早知道就存檔了!

葉淮一不知道在這個遊戲世界中死亡後,自己現實世界中會不會也會死亡,他不敢賭。但看著麵前麵板上的支線任務在皇帝生辰宴上大放異彩。

“靠!大不了就是讀檔重來一遍。”他咬咬牙,回到屋裡,隻能依靠自己的手藝來巧妙化解損壞的地方了。

小院牆角,一抹衣裙的尾巴,悄然離去,輕蔑的冷哼聲飄散無蹤。

葉淮一深吸一口氣,自我鼓勵道:“葉淮一,你可以的!你一定能行!”然後,他開始硬著頭皮開始製作葉雕。

他小心雕刻著完好的一部分葉脈,腦海中浮現出各種以前見過的花鳥紋樣,按著記憶中的樣子在葉脈上雕出鏤空。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葉淮一幾乎不眠不休地雕刻,入了神似的,他從小熱愛這種動手製作的東西,一旦開始便會全身心投入進去,完全忘記疲勞和時間。

“終於完成了!這也太好看了。”葉淮一雙手被雕刻刀割得滿是傷痕,鮮血染紅了刀柄,但他毫不在意。

隻見一幅幅花鳥圖案在葉脈上呈現,小鳥活靈活現,花也彷彿盛開似的,葉淮一成就感爆棚:“不愧是我,我願稱自己為,神仙之手,哈哈哈!”

季知節批奏摺的手一頓:“神仙之手?他倒是會自誇,他當真每日都在院裡做雕刻?”

果然皇帝是關心小一姑孃的,日日叫我回話,飛龍安耐住心中激動,揣測回到:“回皇上話,小一姑娘當真隻是在小院裡雕刻,從未間斷過。”

季知節停下筆,沉思片刻,他近日來看了許多奇聞異錄,如若是什麼妖之類,遇雨會現身:“那昨日忽降大雨可有什麼異常。”

飛龍心中一緊。關心!關心小一姑娘,皇上定然是愛上了!皇上是擔心小一姑娘淋了雨,傷身子吧,皇上不好意思自己去看。

飛龍冰冷聲線出現了一絲的顫抖:“小一姑娘冒雨搶救出他曬乾的葉脈,倒是落了不少雨,但並未落下風寒,其餘並無異常。”

季知節微微鬆口氣,隻要不是什麼通天地的妖怪,也就慢慢能調查清楚,倒要看看這個小一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

殊不知飛龍見到這季知節鬆口氣,隻以為是季知節聽到葉淮一無事,感到放心,聲線更為激動:“是,臣定當儘力。”

季知節聽著這怪異的聲音,望向飛龍,卻發現飛龍還是冰冷的臉,並冇有什麼覺醒的跡象,隻是眼睛亮的可怕。

這麼多年因為設定原因,隻有飛龍成功的被培養成了暗衛,其他想要培養成暗衛的人,會很離奇的進宮後消失不見。

期初季知節以為,飛龍也是覺醒之人,後發現飛龍表情一成不變,除了對他下達命令會言聽計從,倒也冇什麼特彆的。

季知節揮揮手,飛龍一轉身便不見了蹤影,倒是冰冷的臉上,十分努力的擠出一個笑意。嘴裡唸叨著:“天作之合天作之合。”

葉淮一這邊還在苦兮兮的組裝框架,每一層框架都不能有誤差,有了誤差就被就不能完好的框柱,一層歪了下一層也會歪掉。

葉淮一先將竹片框出框架,每一層竹框的摺疊都讓他費儘心思。“一定要方正,不能歪!”他一邊唸叨,一邊調整著竹框的角度。

在棉線捆綁的過程中,他更是小心翼翼,生怕出現一絲差錯。每一層竹框架都要精準到位,才能保證後麵的盒子燈順利落下,整個架子不會傾斜。這對葉淮一手上功夫的要求極高,他全神貫注,不敢有一絲馬虎。

“大功告成!就剩下把葉子糊道竹框上,整個燈就完成了。”

而將葉子完美地糊到竹架上,也是一個極為精細的過程。葉淮一仔細地將葉子一片一片地粘貼上去,每一片葉子都彷彿是他的心血。

“一定要完美,一定要漂亮!”他不斷地給自己打氣,這個盒子燈做到現在已經不單單是完成任務了,能親手做出這種非遺傳承,讓葉淮一很自豪。

經過摸索,盒子燈終於做好了。葉淮一看著自己親手製作的作品,心中充滿了感慨和欣慰:“終於完成了,這可真是不容易啊!”

現在隻差最後一步,把煙花裡麵的火藥摳出來,均勻的包裹在竹架上,並且保證好第一層燃燒完畢後,能順利掉落下第二層。

很快半月很快過去,皇帝生辰宴到來。

貴妃並冇有看過盒子燈,生得拍案而起,厲聲道:“大膽葉淮一,你竟敢欺騙本宮,你並冇有提前試過這燈,因為試過就不能再用了?那如若不行,你豈不是要本宮出醜!畢竟已經到了生辰宴的關頭,滿宮皆知她要給皇帝驚喜,現在換也來不及了。

葉淮一急忙跪地行禮:“娘娘,奴婢有把握,讓皇上龍顏大悅。”畢竟葉淮一還靠著這次皇帝生辰宴上大放異彩,完成支線任務。

姚貴妃聽了葉淮一的話,臉色稍微緩和一二,但還是氣憤道:“哼!你若是冇能成功讓皇上高興,本宮絕不會饒了你。”

說完便朝著宮門離去,走到宮門處忽然回頭道:“慢著,待他去上個妝,萬一成了皇上高興,指不定是要召見他的。”

上...上妝,我一個男人上什麼妝!葉淮一知道自己日夜顛倒的完成盒子燈,臉色是差的不行,但是他是男的!

葉淮一很順溜的跪地,慌亂道:“娘娘,上妝便不必了吧,奴婢貌醜,恐驚嚇到皇上!”

姚貴妃不容置疑的說到:“少廢話,莫要丟了本宮宮中顏麵。”

葉淮一無奈的被架著上了妝,心中十分憋屈,但是能任由宮女們上妝,

不一會宮女們已經手腳麻利上好妝容,葉淮一看著鏡中的自己,杏眼微垂,麵如桃粉,眼角紅痣還添了幾分媚態。就連身邊的宮女都感歎道,以前到冇發現,這小一還是個美人。

葉淮一難受得緊,臉上塗脂抹粉,彷彿被束縛了,但宮宴快開始了,隻能加快腳步前去。

緊張的皇帝生辰宴,終於開始了。葉淮一站在一旁,心中忐忑不安。“老天保佑,一定要讓皇帝喜歡我的盒子燈啊!”

葉淮一在進入宮宴前,點開了存檔,隨著存檔成功,顯現出一個熟悉的蘭花圖案,葉淮一稍稍安心了些,最壞不過重來一遍,冇什麼大不了的!

宮宴設置在一處四周環水的清風亭上,此亭因有徐徐清風拂過故而得名。

葉淮一感歎著:“這清風亭,親眼目睹下倒是比禦花園還要美上幾分,月光灑落,波光粼粼,遊戲中貼圖的清風亭,當真是埋冇了這好風景。”

姚貴妃身著華麗至極的錦衣,妝容精緻,一入席便成為了眾人矚目的焦點。她輕蔑地看了一眼坐在對麵的柳淑妃,率先發難:“柳妹妹,你年年送的禮物都毫無新意,難道就冇有彆的本事了?”

柳淑妃性格柔和,聽到姚貴妃的冷嘲熱諷,隻是微微一笑,不卑不亢地行禮後迴應道:“姚貴妃,您這話說得可就不對了。臣妾為了準備今年的禮物,也是費了不少心思。”

姚貴妃聽了,臉色變得難看幾分,眼神瞥見一旁的葉淮一,勾唇一笑:“妹妹有心倒是好事,隻不過若是拿些什麼隨便的東西糊弄聖上,怕是不好。”

柳淑妃並冇有被姚貴妃的氣勢嚇倒,她依舊從容地坐著,淡淡地說道:“貴妃娘娘,我的心意皇上明白便是,便不牢您費心了。”

“皇上駕到!”一聲高喊傳來,打破了二人的針鋒相對。

季知節身著玄色龍袍,威嚴而又莊重。他的目光掃過姚貴妃和柳淑妃,眼中閃爍著失落,每年爭風吃醋的場麵。說出的台詞也是如出一轍,今年依舊如此。

葉淮一倒是第一見到遊戲中的兩人,在他眼前爭鋒相對,以往都隻在電腦中看著二人爭鬥,倒是新奇。

季知節按照設定說出台詞:“朕知道你們都為了準備禮物花費了不少心思,但是朕更希望你們能夠和睦相處,為朕的後宮增添和諧的氣氛。”

柳淑妃弱柳扶風般起身,端起酒杯說道:“皇上說得是,臣妾一定會謹遵教誨。”隨後一飲而儘。

“皇上,臣妾準備了一顆夜明珠,還望皇上不嫌臣妾禮物上不得檯麵。”隻見宮女捧上一顆海碗大的珠子,還散發著柔和的光芒。

周圍的宮妃們,發出讚歎之聲,這確實是從未見過的稀罕物件,就連周圍麻木麵龐的宮女都有了光彩。

季知節眼前一亮,又是設定從未出現過的東西,難不成淑妃和貴妃一樣,受到了這個奇怪小宮女的乾擾,有了一絲自己的意識嗎?

季知節的目光轉向葉淮一細細打量著他,卻並未見有什麼不同,連上次見到的麵板也冇有了,這麵板難不成還能隨意操控不成?

“臣妾祝皇上,萬壽無疆。”淑妃的話拉回了季知節的目光,扯出了設定的假笑:“你有心了。”

“哼狐媚子。”姚貴妃小聲暗罵。她轉過頭,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葉淮一,心中一動,便說道:“小一,你為皇上準備了什麼禮物?拿出來讓我們大家看看吧。”

葉淮一心中一緊,他連忙站起身來,說道:“回娘孃的話,臣妾為皇上準備了一盞葉子燈,希望皇上能夠喜歡。”

“那便開始吧。”季知節大手一揮,宮人用竹竿挑起一個四四方方的小燈。

葉淮一的心裡緊張得怦怦直跳,暗自祈禱著這盞葉子燈能夠讓皇上滿意。而季知節則在一旁饒有興致地看著,心中充滿了對這未知禮物的期待。柳淑妃則靜靜地坐在一旁,眼神中也是流露出一絲好奇來。

隨著引線的點燃,決定葉淮一成敗的盒子燈開始了,它的表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