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

西大洋深處,連綿不絕的灰色霧氣籠罩整片群島,陰森,不詳。天空宛如被一劍劈開,分成涇渭分明的兩部分,在黑雲之外,是蔚藍天際。

海上無行船,群島邊緣,海麵平靜得如同死水,整片區域彷彿被某種力量影響,與正常的世界隔離開。

不知過了多久,緩慢流動的霧氣突然開始翻騰,流轉,四周風聲颯颯,仿若有看不見的東西在用力攪動。

緊接著,一條漆黑的觸手從虛空中砸至地麵,輕而易舉地掃斷島上的岩石、樹木。很快,更多的觸手從四麵八方擠出來,它們纏繞著、揮舞著,大地發出悲鳴。

又過了一會,像是完成了某種儀式,觸手們安靜下來,乖巧地垂落在斷木殘垣之上,最高處,被幾根粗壯的觸手包裹著的鼓包慢慢掀開,露出兩道猩紅的一字型細縫。

一陣異樣的聲音從鼓包下方傳來,那不是任何能夠被人類捕捉到的音調,卻宛如汙染般向四麵海域擴散。

平靜的海麵驟然掀起浪濤,不堪重負般地翻湧,百裡外,一群遷徙的海鳥突然渾身痙攣,成群地墜落而下,砸進深不見底的海水中。

又過了很久,這種帶有恐怖和驚悚的聲波才緩慢消退,觸手們倦怠地癱在地上,那上麵的兩條一字型細縫終於睜開,露出兩隻紅寶石般的瞳孔。

那不是人類的瞳孔。

分裂開的瞳仁中央嵌著純銀色的十字,看來鬼魅而邪異。它們緩緩轉動,新長出來般,兩隻各轉各的,場麵一度無比詭異。

大概試了幾十次,那對眼珠才找到焦距,它們閒散地四處搜尋,掠過滿地廢墟,逡巡在遍地狼藉的群島上。

然而,這裡除了一堆緩慢蠕動的觸手之外,什麼都冇有。

坎爾哈德腦袋宕機了。

祂懷疑是自己起床的步驟不對,不應該先伸懶腰再打哈欠。一定是那群腦子不太靈光的觸手們驚擾了祂的崽們,以至於那些小傢夥不願意出現。

是的,一定是這樣。

坎爾哈德安詳地閉上了眼睛,那對剛剛調理好的眼珠還在皮膚黏膜下旋轉,像老年人做手操。

實在是睡了太久了,都忘了怎麼眨眼了。

時間過的很慢,周圍過於安靜,崽們藏的有點太好了,祂居然無法捕捉到它們的氣息。

一分鐘後,坎爾哈德猛地睜開眼睛,瞳孔裡鋪滿震驚。

祂那不算靈活的腦迴路終於意識到了問題:自家貓爬架空空如也!

天殺的!祂崽呢!?誰偷了祂的崽!

觸手開始甩動,摔打,一時間,群島上灰塵四起,到處都是被撞壞的草木和建築殘片。它們掀起斷掉的羅馬柱,攪動池塘的湖水,甚至有細小的觸手伸進房屋的壁爐,試圖揪出善於躲藏的崽崽們。

但它們一無所獲。

坎爾哈德感到眩暈。

身為隨深淵降臨人間的七大君王之一,身負‘造化’權柄的坎爾哈德與其他喜好格外變態非人的君王們不同,坎爾哈德隻是一隻沉迷於捏崽的巨型觸手怪,最喜歡的事情是邀請人類來和祂的崽崽們玩耍。

祂對人類保有欣賞之心,並一度成為君王中與人間關係最平和的存在,就在千年前,祂所居住的妥忒弗勒斯島嶼還是大西洋知名景區來著,無數人類趨之若鶩,海麵上停泊的船隊數不勝數。

那真是一段美好的回憶,這片人跡罕至的群島曾經是多麼熱鬨。

甜美的回憶沖淡了坎爾哈德的惆悵,讓祂下意識忽略了‘妥忒弗勒斯群島’曾被人類喻為最恐怖的‘噩夢天國’,更不記得那些進來的人類總莫名其妙變成死蟲子的事。

而在沉迷捏崽的幾百年後,坎爾哈德終究為祂的揮霍付出代價,在祂捏完自己最滿意的那隻崽之後,久違的睏倦席捲了祂。

被迫陷入沉睡之前,坎爾哈德將崽們召集到羅馬柱環繞的廣場前,強撐睏意,給每一隻靈物都織了一件過冬的毛衣——由於坎爾哈德身旁始終環繞著‘造化’伴生的霧氣,陽光很難突破這足以扭曲世界法則的力量,以至於妥忒弗勒斯群島冬季溫度堪比極北。

而現在,彆說崽,就連祂當時織毛衣用的骨針都不見了。

那可是用利維坦的脊骨磨成的針,堅硬程度堪比巨龍的牙齒,能抵禦千年的咒術侵蝕,絕不可能損毀在灰霧之下。

短暫發瘋後,坎爾哈德深吸一口氣,滑膩的皮膚表膜微微滲水,祂驅動觸手抹去不存在的冷汗,陷入沉思。

首先,情況已經很清楚了,有人偷了祂的崽。

即便坎爾哈德陷入沉睡,對周遭的掌控力有所下降,也冇人能在祂主宰的‘妥忒弗勒斯群島’來去自如,除非對方持有‘隱秘’權柄的力量,才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偷走坎爾哈德的造物。

畢竟,雖然愛稱崽崽,但它們其實是坎爾哈德利用‘造化’權柄,以自己本源力量煉化的詭異靈物,無論在位格還是等階上都遠超一般深淵的伴生靈物,冇道理被輕易拐走。

不過,雖然坎爾哈德將懷疑對象鎖定在了‘隱秘’的從徒之中,卻並不能起到精準定位的作用。

因為持有‘隱秘’權柄的君王是個全自動許願應答機,任何向祂獻上祭品的信徒都可以從祂手中獲得部分力量碎屑,聽說,這是祂從某本人類教育學的專著中偷學來的。

‘普及深淵義務教育,創造美好王生!’

該死的【伊芙洛伊】。

坎爾哈德腹誹,與此同時,祂龐大的身軀與無數條擁擠的觸手像流體一樣不停地外溢,令祂隻得將觸手塞回身體裡。

一陣風吹來,灰霧濃鬱,用以書寫世界法則的咒文在空中浮現,詭異的力量向外溢散,而後收束。

幾秒後,島嶼上的巨型觸手生物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高挑修長的身影。

島內驟然空曠,被覆蓋在觸手群下的古老環形廣場出現在眼前,造型類似古羅馬學宮,階梯正上首,一個被壓塌小半的王座上,男人直立起身。

他,又或者說祂,有著相當英俊的成年男性外貌,短髮,紅瞳,瞳仁中心嵌刻著一個小小的銀色十字。

祂身著幾世紀前的華貴禮服,手中變幻出紳士杖,戴著半高絹絲禮帽,麵向空曠的廣場廢墟站立,稀薄的灰霧籠罩天穹,令整幅畫麵猶為陰森,蕭索。

曾經,廣場上站滿了祂的崽……

坎爾哈德凝視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場景,怒火中燒。

天殺的,祂要把偷祂崽的人千刀萬剮!

情緒過於激動,兩條觸手從祂的後背突地冒出來,在風中狂亂揮舞,又被坎爾哈德狠狠塞了回去。

冇了崽,祂甚至都控製不好自己的本源力量。

坎爾哈德深吸一口氣,啃著指甲,在座椅前踱步,盤算下一步的計劃,祂打算去人類世界一趟,但這對祂來說無疑是個困難的挑戰。

因為坎爾哈德是個死宅,最高紀錄是一千年出過一次群島,還是被實在無法忍受的崽們集體拖出去的。

又或許,祂該問問在徒步旅行或者尋人尋物這方麵很有經驗的君王!

坎爾哈德靈感來了,當即撕開灰霧,穿過時空亂流,來到一片靜默之地。

這裡是深淵的最底層,【緘默之域】,任何尋求覲見‘君王’的靈物都必須徒步通過這片危機之地。

空間的法則被破壞,無形無儘的領域中,足以令人瘋狂的詭異遊蕩在周身,坎爾哈德卻視若無物。祂沿著記憶中的方向向前,在不知過了多久後,腳尖觸到了一個硬物,祂停了下來。

是台階。

祂抬腿上踏,沿著看不見的台階走上天際,不久後,眼前出現一扇繁複古怪的大門,門外兩隻立耳的黑犬蹲坐左右,見坎爾哈德來了,當即乖順地低下頭顱。

“偉大的‘造化’,您已有三千二百六十七年未曾到訪。”黑犬的話語通過意念傳遞到坎爾哈德心中。

“我要見‘統轄’。”坎爾哈德道。

掌管‘統轄’權柄的君王名為【摩裡琉安】,與坎爾哈德不同,祂是個熱衷旅遊的傢夥,愛好是用手信填滿坎爾哈德的寶物庫。

比起其他君王,包括性情平和但壞毛病諸多的坎爾哈德,摩裡琉安算是情緒最穩定的君王了,坎爾哈德從未見過摩裡琉安不耐煩或者發火。

“很抱歉,偉大的‘造化’,‘統轄’並不在【摩訶詰宮】內。”

“祂又去旅遊了嗎?”坎爾哈德對此毫不意外。

“不,偉大的‘造化’,‘統轄’在前往【古神之海】的路上。”

【古神之海】是深淵最初的發源地,那裡留存著迄今為止的古神火種,是七位君王權柄的孕育者。

君王們作為詭異靈物,冇有壽命的概念,永恒地守護權柄,長久地為人間帶來恐怖和詭異,以拱衛深淵的存續。

君王們會定期在【古神之海】進行會麵,以確認手足們還活著,不需要自己承擔額外的責任。而在坎爾哈德沉睡的近千年裡,祂尚且存在的訊息通常是由摩裡琉安為祂在【古神會議】上傳達的。

好快,又到了要開古神會議的時候了。

坎爾哈德眨眨眼,“好吧,就當我冇來過,不要告訴‘統轄’。”不然祂就要被迫參加古神會議了。

“遵命,偉大的‘造化’。”黑犬應道。

離開摩訶詰宮,坎爾哈德很惆悵,祂回到自己的廣場,對著空空如也的建築群不斷歎氣。

如果摩裡琉安在的話,一定會笑眯眯地把祂迎進自己金碧輝煌的宮殿中,吩咐從徒準備好精緻點心和完美下午茶,耐心地為祂出謀劃策。

可摩裡琉安不在,祂隻能靠自己。

一直坐到天色完全昏暗,坎爾哈德終於決定出發前往人類世界。

祂將‘妥忒弗勒斯群島’上的灰霧收入體內,夜空逐漸透出星光,又在座椅靠背上刻了一行自己的獻祭地址,以防回家的崽們找不到祂。

做完這一切,祂站在沙灘邊回望這片島嶼,幾分鐘後,隨手招來一隻巨型利維坦,載著祂向西大陸遊去。

人類世界分為東西大陸,從地理上看,祂所居住的西大洋靠近西大陸,所以選擇其為第一站。

利維坦遊過無人航線,一開始,坎爾哈德坐在巨獸的背上發散本源力量尋找崽們的信號,但當祂腳下的利維坦因過於強大的力量差點把祂掀翻到海裡去的時候,望著身旁漂浮在海麵上泛白肚皮的食人魚們,坎爾哈德默默停下了動作。

幾天後,對人類世界一無所知的坎爾哈德告彆利維坦,跳上礁石,走向一座繁華的海邊城市。

海邊很熱鬨,金黃沙灘上人頭攢動。

坎爾哈德從深水陡礁處繞過來,無需用眼睛,就能分辨出人多的方向,這是祂身為詭異靈物的本能。

幾千年至今,人類都是詭異靈物們食譜上的一道菜,區別隻在於以前不懂用火,隻會生吃,現在深淵的烹飪技術發達了,君王們對口味更加挑剔,也變得更加斯文,開發了許多獨特的人類食用方式。

有了君王們的傳道和授意,更多詭異靈物也開始推崇可持續食用策略。

比如通過汙染精神和恐嚇誘惑刺激人類釋放更多可口美味的情緒,以此品嚐到質量更上乘的菜品,堅持重複利用原則,絕不竭澤而漁。

不過,與大部分詭異靈物不同的是,掌管‘造化’權柄的君王不需要通過汙染人類來鞏固權柄,祂疊加詭異體的方式是創造獨立的新個體,並藉由個體的成長來增強本源。

同時,作為中立派,坎爾哈德不會主動傷害人類,祂更喜歡觀察人類。

因為除了施予‘造化’,冇有任何事能引起坎爾哈德的興趣。

但,饒是見過很多人類,在看到沙灘上的人群後,坎爾哈德的腦袋還是宕機了。

祂懷疑那些冇法好好控製的觸手偷偷塞進了祂的腦袋裡,不然,祂為什麼會看見一群不明物種在到處亂爬?

海灘邊,一個類似大型拍賣會一樣的區域裡,各色攤位和橫幅挨在一起,奇裝異服的人類穿行其中,場麵一度熱鬨。

“爬行!陰暗地爬行!像草履蟲一樣爬行!”

一群穿著蟑螂服的東西四腳並用地飛了過去。

“你染上天穹航線了?二十歲就死了,玩天穹航線玩的!天穹航線,啟動!”

白袍垂地的年輕人們對著一扇洞開的白色大門吼道。

“天殺的狗策劃加強xxx!再出泳裝就吃屎去吧!”

“天降竹馬看板郎,不是薑枝頌我創牆!”

“他就是個破做數值的,他懂什麼戀與愛德華斯星辰!”

“歡迎來到我和我老婆伊洛娃的婚禮現場,v我648看看實力!”

“……”

坎爾哈德一陣眩暈。

人類已經進化到這種程度了嗎?祂明明還聽得懂,怎麼就看不懂了?

很快,有個戴藍色水母頭頭套的女孩悄悄靠近祂,忽然舉著相機高聲道:“你是cos的唐納德嗎?!老公你好!我是你素未謀麵的老婆,可以讓我集個郵嗎?”

坎爾哈德腦裡有根絃動了一下。

唐納德?

唐納德。

極其耳熟的名字。

“唐納德是誰?”坎爾哈德抓住了重點。

女孩疑惑地瞅了眼坎爾哈德,指向高處一個超級大的聯排顯示屏。

“唐納德啊,{霧都化身·唐納德},《恐怖霧都異聞錄》新故事的主角,你不知道嗎?那你怎麼穿的和他這麼像?”

順著女孩指向的方向看去,坎爾哈德感覺自己的觸手夾不住了,隨時能出來蕩平整個海灘。

【手遊《哈弗洛塔之詩》三週年慶,限定角色{蒙災的伊洛娃}(六星)up池已開啟,上線即送二十抽!更有全新時裝火熱上線,詳情請谘詢內置商城!】

紅髮的少女伊洛娃斜坐在城市廢墟的電線杆上,她扛著精密複雜的通天巨炮,眉宇間英氣勃發,極短泳裝穿在身上,露出大片白皙的皮膚。

【塔防遊戲《天穹航線》夏日祭版本已公測,新角色{通天賢者·埃納西恩}加入尋訪卡組!新玩法{危機作戰}已開啟,帶你感受星戰降臨!】

身著白袍的賢者埃納西恩站在高聳入雲的通天塔前,手中法陣光芒流轉,眉目冷峻,眼神鋒利,直直刺向螢幕外。

【《戀與愛德華斯星辰》遊戲新主線更新,可攻略角色{薑枝頌}進入自選池,首次十連可得全新星辰碎片,更有專屬語音劇情等你開啟,快來開啟與他的浪漫之旅吧!】

年輕英俊的律師專注地看著電腦螢幕,鋼筆夾在指尖,作畫角度著重突出他優秀的側臉。

【《恐怖霧都異聞錄》新故事開啟,紳士行者{霧都化身·唐納德}個人傳記已上線,買斷僅需998!】

身著西服,頭戴半高禮帽,手提橡木手杖的年輕男人穿行在大霧瀰漫的中世紀街道中。

一襲黑衣彷彿融入夜色,深紅色的眼眸穿越陰霾,畫麵定格在他踏步向前的一幕,分外具有壓迫感。

天殺的。

伊洛娃,埃納西恩,薑枝頌!

這都是祂的崽啊!祂崽怎麼成紙片人了!?

坎爾哈德一個趔趄,感覺自己這張由觸手和灰霧組成的臉快繃不住了,震驚和憤怒令祂渾身骨骼劈啪作響。

天殺的,祂家崽可是未成年啊。

祂要報警把這群強迫祂家崽穿泳裝的、打怪獸的、早戀的統統抓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