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 章 良辰吉日

一首到被他緊緊抱在懷中的前一秒,我還在心中遲緩的想著他穿這身洋裝,真是好看。

絲毫未察覺他與嬸嬸們口中所說的那個留洋歸來的人有何不同。

——————————————良久,我一臉通紅,想要掙脫他懷抱時,卻聽見他輕歎了聲,嗓音低沉又悶悶的從我耳邊傳來,連帶著一陣溫熱的氣息灑在我的頸窩處,我僵住了。

我聽見他說:“昭昭,我好想你”………………………………………喜叫被穩穩的抬著我,低眉看了看手中握著的蘋果,好紅,好想吃,可是喜婆說不行(T ^ T)今天是我出嫁的日子,三個月前,母親和父親算了好久,說今天是個良辰吉日,而今天天空難得放晴,喜鵲一早就在屋頭叫喚,果真如此。

身上穿著的這件大紅嫁衣用料柔軟,裙角處還繡了金絲,阿孃說,這是城裡最好的城衣鋪,連夜做出來的,可是花了好大一筆價錢,我忍不住眼角彎了彎,想起了那個即將見麵的夫君,倒是捨得,給自己的媳婦花錢,必須加分。

我叫宋晚昭,今年的六月份剛過了16歲的生辰,本應是15及笄便出嫁的,但我捨不得,爹和娘也捨不得,於是才千算萬算,往後延遲了一年,算出今日這個好日子。

我出生在書香世家,且為家中的獨女,父親心疼母親,便未要母親再度生育之苦,於是愛屋及烏,父親十分憐愛我這個女兒,從小便教我處世之道,令我飽讀詩書。

記得兒時,父親曾揹著手,望著高高的天,長歎一聲,“這世道對女子最是不公。”

我並不懂得父親的這段話,因為我從小到大不比彆人家的公子哥差上哪一點,不管是衣食住行,或者說詩書禮儀。

“昭昭,爹和娘商議了良久,最後相中了你的親事,你未來的夫君,心思純真,為人正首勇敢,還是個很厲害的讀書人,前途無量,你嫁過去,他也會好好對你,這下,我們終於是放心裡今後的日子了”這是當時定親時,父親對他的評價,我不敢妄議,但我很滿意,我聽到的關於他的這點訊息,因為我知道,阿爹他啊絕不會讓他的女兒隨便嫁給彆人,去受苦受委屈。

臨走前,母親的叮囑還在迴響,“昭昭啊,不用擔心,我和你爹我們都好著呢,過去之後遇到什麼事,千萬彆委屈自己,記住你還有孃家,爹和娘都在家裡。”

我揉了揉發澀的眼眶,你看我娘老喜歡惹我哭鼻子,就連今天也是。

我的夫君是個讀書人,雖然我和他還未見過麵,但我知道他生的一副絕好的皮囊。

(這是我娘悄悄告訴我的,當時我羞的一張臉紅成了猴屁股Σ(|||▽||| ))聽說其他人家也有好多的小姐,也想嫁給他,搶的是不要不要的,卻都被拒在了門外。

如今我倒是半路殺出來,撿了這個福氣,有些事啊,就是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