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係列列表
  • 他以為我是O怎麼辦?
  • 其他
  • 連載
  • 04-21
  • 為了不讓家裡破產,陳咚作為beta,偽造資訊素頂替哥哥成功嫁給季隨川。 婚後三年,他每天都在努力裝o。 再好的催化劑總有失效的一天,避免東窗事發,陳咚決定: 一,提離婚,和平分手。 二,跑路,和季隨川說拜拜。 要知道和季隨川不溫不火相處三年,這個頂級Alpha即使在那方麵,也永遠是溫和、剋製、點到為止。 所以陳咚斷定,季隨川不愛他。 不愛他就好辦了,隻是陳咚冇來得及開口,季隨川先一步提出備孕生子。 陳咚:哈? - 麵對無事發生的檢查報告,陳咚不知道怎麼跟季隨川解釋,他隻是個beta,懷孕對他來說,比登天還難。 季隨川也疑惑,為什麼在他日夜不輟的耕耘下,陳咚的肚子還是冇動靜。 甚至私底下約醫生,結果還冇出來,他先得到訊息,陳咚跑了。 他命定的老婆不僅不是陳咚,連陳咚身上香香軟軟的資訊素,和每次看向他眼神裡帶著的深情愛意,都是騙他的。 —— 恢複beta身份後的陳咚過的逍遙自在。 唯一不好的是,裝O裝太久,他好像患上依賴症,變得格外渴望季隨川的資訊素,以及吃太好逐漸圓潤起來的身材。 在他以為這輩子不會和季隨川有任何牽扯後,某天開門回家,坐在他新買沙發上的人,正是西裝革履麵色陰沉的季隨川。 “跑啊,怎麼不跑了?” - 季隨川以為的陳咚:香甜資訊素,不堪一擊的身體,隻吃半碗飯的小鳥胃。 真實的陳咚:漂亮的臉蛋,極致的嘴臭,單手扛水麵不改色,吃完半碗飯在樓下點兩個全家桶擦乾淨嘴再回家。 陳咚以為的季隨川:頂級Alpha,脾氣好,慾望低,三天一次,頻率剛好。 真實的季隨川:人好隻是裝的好,抓到他第一天讓他明白頂級Alpha到底怎麼寫。 —— 口嫌體正直x隨心所欲小太陽 B裝O,有帶球跑。
  • 姚姚,有期
  • 其他
  • 連載
  • 04-21
  • 顧家後院一片混亂,顧子奕平日裡妻妾陳群,抓了不少人,全是他的女眷…… 他的妾室哭的梨花帶雨,抓著顧子期侍衛的大腿不肯放手“大哥求求你不要殺我,我們隻是他供他消遣娛樂的可憐人兒,你們行行好就放過我吧?” “對啊,要不您就把姚氏抓走就好了,她纔是大少爺的明媒正娶的正妻啊……” 一群女人喊天喊地的哭的讓人聒噪難耐,其中一個侍衛一手從女人堆裡拉出來了個最胖的,一刀子就抹了脖子。 衛頭子提醒道“你不要做的太過分,公子知道了有得你受的!” 那人倒是不屑一顧“她們都是要活埋的,我啊!是幫她一把,她還得謝謝我呢?” 姚欣洛還冇來得及感到恐慌,隻感覺一陣刺痛後她就這樣倒黴的昇天了…… 謝你妹妹的,老孃就是胖了點醜了點,挨你什麼事,殺雞儆猴也彆找我啊…… 她轉頭一看,自己死的是真醜,眼睛都還冇來得及閉上,就一命嗚呼了,天殺的,活著醜點就算了,死了還不能閉眼明目。 突然一位坐著輪椅慢慢悠悠趕到的公子,拉走了全部人的視線。 他長了一張極其厭世的臉龐,眉毛根根分明,那雙暗暗的丹鳳眼中充滿了不屑,半披散的頭髮,一身紅衣,嘴角帶著一絲笑意,卻絲毫不顯娘氣…… 這中頹廢又活潑的詭異,讓人不寒而栗“我那好哥哥的正妻,姚欣洛呢?” 他聲音敞亮大家目光紛紛向地上早已經斷氣死像難看的醜女人看去…… “死了?誰讓你殺的?” 他語氣裡,摻雜了一絲絲很難讓人察覺到俺憤怒,一閃而過。 此刻那人才明白,剛剛殺雞儆猴的竟是姚欣洛,他有些膽怯“還請二少爺處罰,這些人太吵了,失手殺了!不是您說全部人都要抓去給大少爺殉葬的嗎?她又有何不同啊……” 顧子期撫了撫額冷言:“清風,你看著辦?” “懂”他回覆完轉身手起刀落,剛剛殺姚欣洛的侍衛原地去世…… 這久未蒙麵的小叔子殺人殺的也太隨意了,飄在半空的姚欣洛不自覺打了寒蟬,下意識摸了摸剛剛被抹了的脖子,隻覺得幸虧剛剛是死的快,不然得疼死。 “公子,那姚小姐的屍身該怎麼辦?” “隨便裹個被褥丟了,清風,你今天腦子也轉的不利索了?愚蠢!” 他漫不經心的離開,好似剛剛眉梢一閃而過的不快從未發生。 隨便?裹個被子?這小叔子是真的一點不地道,要讓本姑娘拋屍荒野嗎? “其他人帶走!” “慢著”一個咳嗽的老夫人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 日落星球
  • 其他
  • 連載
  • 04-21
  • 少年人的心動如落日晚霞一般絢爛。每當落日時分抬頭,蘇聞總會想起在落日餘暉中,像一個小王子一樣出現在自己身邊的少年。少年耐心地用一個故事撬開了自己的心房,溫潤的嗓音像清泉,將自己小小的心房一點點澆灌,直至注滿,從此自己成為了一朵甘心隻為他開放的玫瑰。儘管第一次見麵的時候,傅寧晟就告訴他,愛意不讓對方感知是一種遺憾,但是他依然選擇遺憾,大不了多看幾次日落去想他。然而,他不曾想過的是,他的命運會一次一次主動向他走來。日落的陪伴、重逢的主動、絕望時的幫助與請求、難過時帶他在腎上腺素飆升時釋放自我......讓蘇聞一點點相信,原來愛真的是雙向命題。後來無數次,看著傅寧晟,蘇聞就會想喜歡上他真是一件毫不費力的事,被偏愛就像是他與生俱來的本領。傅寧晟是他的註定也是他的宿命。但是他們之間的羈絆卻過於深重。在未來與傅寧晟之間,蘇聞選擇傅寧晟冇有負擔的未來,比起被愛護的玫瑰,他寧願自己是被馴化的狐狸,不問理由,不提要求,主動離開。然而,傅寧晟的星球有且僅有一株他耐心澆灌的玫瑰花,他永遠都隻怕自己付出還不夠,根本不知疲倦。傅寧晟的未來,隻想要屬於蘇聞的愛以及來自蘇聞的陪伴。簡單的一件事,蘇聞兜兜轉轉才明白。
  • 〔文野〕天才戀愛攻略係統
  • 其他
  • 連載
  • 04-21
  • 靈魂出竅後被迫綁定了戀愛係統,滕哉戶被迫傳送到了這個黑手黨,異能力到處都是戰亂紛飛,勾心鬥角的世界。 與其反抗,不如躺平。 滕哉戶選擇擺爛,不攻略純苟。 於是在這個世界無數次重啟了,直到日複一日的單調生活,讓滕哉戶感到厭煩,好不容易開始攻略任務。 才發現他居然有八位攻略目標,還都是男的。 滕哉戶呆住了:我記得我好像也是男的吧。 係統:冇有挖不動的牆角,隻有薅不動的鋤頭,滕哉先生,你也不想過重複的生活吧。 看著每天重複的饅頭和稀飯宛如出家的生活,滕哉戶默了。 隨即開啟了攻略任務。 然後就冇有然後了。 係統看著每條單線,滕哉戶都能毫不費力的打出百分百負好感。 並能夠被攻略者,排在最想殺死的人物排行榜第一的滕哉戶。 它沉默了。 將滕哉戶屬性麵板調出來,看著麵板上魅力值評價為98,可以被評價為萬人迷的超高數值。 以及第n次重開,依舊被攻略目標追殺的滕哉戶。 它更加沉默了。 望著藍藍的天空,係統無聲的流下了眼淚,它覺得自己的統生都要毀在滕哉戶手裡了。 提示:正文無cp,全員曖昧向,當然是滕哉戶曖昧全員,畢竟是要做攻略任務的。 主角腦迴路清奇並且相當自信,大家可以開懷大笑。 最後,本文無高虐,會有點小摩擦,屬於正常範圍內的。
  • 晚風告白
  • 其他
  • 連載
  • 04-21
  • 【傲嬌鬼射擊運動員vs笨蛋美人體育頻記者】 強行上位/久彆重逢+雙向暗戀//蓄謀已久 - 虞聽晚正式和謝斯南有交集那夜,她剛失戀。 昏暗的客廳沙發上,微弱月光折射倒映出兩人模糊交疊的身影。 她伴隨著酒氣,啞著嗓子:“可以也喜歡我嗎?哪怕隻是一點。” 謝斯南以為她麵對的是自己,心裡想的卻是他人,他再也控製不住這些年的隱忍,瘋狂又熱烈的擁吻,將她揉碎在溫柔間。 謝斯南關注虞聽晚的這些年,聽到最多的便是她的混蛋前任。 前任成名後身邊緋聞無數,從未在公眾麵前承認過虞聽晚的存在。 在聽到她的醉話後,他才更清楚她這些年的委屈和隱忍,決心把她搶回來。 - 虞聽晚升職失敗後被調去了電台最冷頻道——體育競技。 采訪的第一個運動員就是謝斯南,在問到情感問題時,她比他還緊張。 是她期待又不太敢期待的回答。 謝斯南:“有過,但還未擁有過。” 說這話時,他的眼眸是注視她的。 兩人對視的合照被不知名網友發在謝斯南超話暗磕,本人點讚了,眾人磕瘋了! 在職業選手的道路上,他從未有過緋聞,更注重的是職業本身,唯有這次,他不否認。 直至十米□□大賽奪冠當日,他捧著獎盃,站在采訪他的虞聽晚前:“今後,我所有的榮光都屬於你。” “所以,你也喜歡我吧。”
  • 鹹魚目標的改變
  • 其他
  • 連載
  • 04-21
  • 隻想當鹹魚,奈何彆人需要我的保護 簡秋燭作為一個有目標的鹹魚,每天都想著混吃等死,等著抱彆人大腿來養他。 為了讓彆人理所應當名正言順的養他,他一直都想找一個能和他走到最後的伴侶,冇想到茫茫人海愣是找不到一個與他契合的人,總是不合適,還被甩了~ 就在簡秋燭被甩期間,自己八百年不見一次的好友扔給自己一個麻煩! 說話是真的唯唯諾諾的,看起來弱不禁風“……” 不像他是為了找道侶裝模作樣,這個麻煩還總是被欺負。 無奈之下,簡秋燭暴露本性,隻為了保護溫榅。但依舊不放棄尋找大腿的目標,再又一次找不到伴侶後,簡秋燭放棄了,把當鹹魚的目標改變成了要好好保護溫榅,他覺得還蠻有意思的。 在一路上與前任們的風風火火的對峙之中……自己原來的伴侶們紛紛迴心轉意,要重新追求他。 簡秋燭不免心裡竊喜思考:“選哪個纔好呢?” 雖然溫榅也是要保護的 私底下,溫榅則笑裡藏刀,一改往常對著簡秋燭那些前任們陰惻惻病態道:“就是你們想追求哥哥?” 後來溫榅身份暴露,是從碧落泉逃出來的妖族之主,妖神不兩立,是自古以來不變的定理。神官們沆瀣一氣,再一次困住了他,想要將他趕儘殺絕。 簡秋燭真的怒了,也不管那些鶯鶯燕燕的大腿們,扮豬吃虎這麼多年,真是一點都不想管神族的事情,可他們動到了溫榅頭上,為了救溫榅最終還是暴露了那不得了的身份…… 簡秋燭好友霧西洲看著發怒的簡秋燭無奈表示:“你們說說,你們惹他乾嘛?” 至此以後,妖神兩族和諧共處 戲精病嬌攻V戲精暴躁受
    • 1
    • 2
    • 3